酷拉拉皮卡

不虐不舒服斯基

自杀的正确姿势【六】【h】

沈陵知刚刚洗完澡,只在腰间围着一条浴巾,堪堪遮住腿部,露出他一小截小腿和足踝。他的身材很好,四肢修长,劲瘦的腰上均匀紧实地分布着四块腹肌,以示这具身体的健康有力。他的皮肤不算很白,任由昏黄色的灯光打在身上,显得异常性感。

他抬脚向严恭走来,“你做1对吧?”

“你说呢。”

“那也好,”沈陵知撇撇嘴,“今天打了比赛累死了,懒得自己动。套子呢?”

严恭正靠在床上,他放下手上的书,拉开床头柜,从中拿出了准备已久的东西。沈陵知走过去,一把横跨在他身上坐了下来,挑挑眉说道:“你帮我扩张。”

这对严恭来说有点新奇,他以往的床伴都是自己洗干净准备好等着他来上,他倒是从来没帮对方做过前戏。不过他什么都没说,一只手揽住对方的腰,指头细爬着解开对方的仅有的遮蔽物。另一只手倒了些润滑液,摸索着往对方臀瓣间滑去。

沈陵知坐在他身上,脖子正好横在他面前。严恭微一抬头,轻轻地咬了上去,时不时伸出舌头打转,一路向下留下湿润的水渍。透过舌尖他能感受到对方动脉的跳动,这种仿佛是抚弄对方的生命一般的感觉让他难得的有点兴奋。

他伸出一根手指插入对方的后穴搅动起来,同时另一只闲置的手开始抚弄对方的身体。沈陵知温热紧实的内壁吸附着他的手指,微凉的润滑液似乎刺激到了内壁,使得它一缩一缩的,像是抗拒又像是勾引。严恭细细地用指尖划过那窄腰,指尖所过之处手感格外的好,每一寸的肌肉仿佛都充满着力量,无时不刻地提醒着他他将要征服的是一具多么有力又桀骜不驯的身体。

他的呼吸微不可闻地急促了起来。舌尖的攻势加快,一路下滑到胸口。他衔住对方的乳头,时不时用牙齿轻咬两下,又伸出舌头来舔弄,微热的触感似乎取悦了对方,沈陵知轻微地发出一声呻吟。

他正在扩张的那只手也不甘示弱,已经处在其中的那根手指搅弄两下,又把穴口拉开了点,准备挤入第二根手指。突然,他的手被对方拉开了。

“啧,”他听到沈陵知咂舌,“你这也太慢了,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爽到。”

沈陵知握住他的手,指头屈起,在他的掌心滑动两下,沾了些润滑液到手上,粗暴直接地往自己的后穴里插入两根手指,换着角度戳刺几下之后便开始抽插起来,他的身子随着自己手指的动作微微颤抖。

“舔我。”他命令道。严恭没有答话,只是含住一边的乳头继续玩弄,一只手握住另一边的乳头揉搓起来。他的行动显得很有技巧性,力度正好地让沈陵知享受到了快感。沈陵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明显地兴奋了起来,他喘息着,往后穴里插入了第三根手指,呼吸也不由自主地急促起来,脸上染上了一丝潮红。

严恭原本游移在腰间的手突然挪了开。沈陵知还没反应过来,便觉得又一根手指插入了自己身体里,和自己的手指一起摩擦刺激着内壁。

“啊……唔!混蛋!别这么突然!”他骂了一声,使劲地放松自己的后穴,多出来的那根手指撑得他还没有准备好的穴口有些刺痛,不适应的感觉令他情不自禁地皱起了眉头。

然而,严恭似乎不给他时间来适应。严恭的手指直接在他的后穴里换着角度打转,攻势凶猛,每当碰到他的手指,就会带动一边的肠肉收缩,温热湿润的感觉通过指尖传来,重新夺回主导权的感觉带给他莫大的愉悦。

严恭的行动完全打乱了沈陵知原有的节奏,引得对方将头抵在他肩上,微张着口,逸出几声呻吟。严恭只要轻轻地偏一下头,就能看到对方紧闭的眼睛和潮红的脸颊。他侧过头去,衔住对方的耳垂,逗弄一般地用舌头从耳垂滑到耳廓。

“啊……”沈陵知一只手在身后捣弄扩张着,另一只手握住了前方的肉根套弄起来。硬挺的肉根随着他前后手指的动作,铃口渐渐溢出液体,酥麻的快感透过脊椎传导到全身,令他情难自制地更加快了后方的速度。他的后穴经过那一番开拓已经软了下来,身体的某个开关像是被打开了……他需要再一点刺激。

沈陵知喘口气暂停了下来,他直起身子抬起头,直视着严恭的眼睛,开口道:“可以了,进来。”

严恭揽紧他的腰,问了句:“你不继续?”

沈陵知挂上有点危险的笑意,挑起眉,俯身到他耳边,吹气一般地说道:“我今天想享受一下被插射的感觉……有意见?”

————————

【满足一下自己写肉的愿望……】

【写得又没激情还卡肉,你们不用嫌弃我,我先嫌弃一下自己!】

【希望lofter别吞我……】

评论(18)
热度(24)
  1. 69酷拉拉皮卡 转载了此文字
    转发^_^

© 酷拉拉皮卡 | Powered by LOFTER